戒严部队军人事后的疯狂报复

戒严部队军人事后的疯狂报复

解放军戒严部队在执行天安门广场清场过程中开枪杀人,动用坦克、装甲车碾轧的暴行,大都已经为外界所知,但是,解放军戒严部队在完成天安门广场清场任务以后的暴行,还不太为外界所知,也很少有研究者注意到这一问题。

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结束之后,各解放军戒严部队分头进驻北京市公安局各公安分局、公安派出所,主导抓捕「暴徒」、「动乱分子」和「非法组织成员」的工作。抓捕「暴徒」、「动乱分子」和「非法组织成员」,成了解放军戒严部队的一项主要任务。

中共当局之所以这样做,一方面是不信任北京市的公安警察,他们了解情况,普遍同情学生运动,完全依靠他们,不可能达到「斩草除根」的目的;另一方面是为了满足解放军戒严部队官兵泄愤报复的心理需求,并为他们提供立功受奖的机会。

各解放军戒严部队官兵在抓捕「暴徒」、「动乱分子」和「非法组织成员」的过程中,普遍存在滥用暴力的情况,对被捕者不分青红皂白地用枪托、木棒予以毒打,导致不少被捕者死亡或伤残。

1989年6月4日,也就是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刚刚结束的时候,解放军戒严部队军人已经开始对被捕的民众施行暴行,大量在清场前后被捕的民众在天安门广场、劳动人民文化宫遭到毒打,许多人受伤致残,山西大学电脑系学生高旭就是其中之一。1989年6月4日清晨5点30分过后,高旭本来已经随着学生队伍一起撤离了天安门广场,但由于有一个同学遗留了照相机,他于是自告奋勇返回去取,结果遭到解放军戒严部队军人的拘捕。高旭连同其他被拘捕的八个人,全都被紧紧地捆绑在人民大会堂东大门外的柱子上。解放军戒严部队的军人用枪托没头没脑地砸他们,用点燃的烟头烫他们,把他们当成了泄愤的靶子。之后,他们被转送到劳动人民文化宫关押,进去的时候每个人又遭受了一顿「杀威棒」,全都被打得昏死过去,用冷水浇醒后继续再打。残酷的摧残,使得高旭遗留了严重的脑振蕩后遗症,一只眼睛几乎失明,脑部时时出现绞痛,每天都要靠服用止痛药度日。[1]

1989年9、10月间,笔者在北京暗地调查被捕者情况,了解到不少被捕者遭到解放军戒严部队军人毒打的案例。在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,进驻的第24集团军部队军人,将10多名被捕的北京体育学院(现为北京体育大学)学生视为「暴徒」,吊起来毒打,打得他们伤痕纍纍。北京体育学院的学生身强力壮,许多人在学生运动期间担任特别纠缠任务,或作为学生领袖的「贴身保镖」。

在中共官方的宣传资料中,可以见到大量有关解放军戒严部队抓捕「暴徒」、「动乱分子」和「非法组织成员」的「赫赫成果」,随手就可以举出许多例子。

第40集团军步兵第118师「为了除恶务尽,确保首都的长治久安,他们又投入了一场新的战斗——配合公安机关抓暴徒。抓获动暴乱分子和进行打、砸、抢、烧、杀及流氓犯罪活动的暴徒531名。」[2]

第39集团军步兵第116师第347团特务连,在短短数天内抓获「暴徒」73人。

第65集团军步兵第193师于1989年6月中旬撤离天安门广场,进驻北京市海淀区,除了执行戒严执勤任务之外,全师官兵多次配合北京市海淀区公安部门追捕「暴徒」和「非法组织」成员,共同抓获了131名「暴徒」。

第24集团军步兵第70师步兵第208团于1989年6月中旬调防到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,配合公安机关抓获「暴徒」、「动乱分子」和「非法组织成员」256名,缴获一批枪支弹药。守备第7旅从1989年6月11日到7月底,抓捕「暴徒」79名。

北京军区炮兵第14师配合北京市公安人员设卡盘查,9次派出应急分队端「黑窝」,共抓获、收审非法组织骨干、打砸抢分子62人;查获携带反动宣传品、军用物资、凶器、子弹等非法分子1106人;收缴反革命传单、录像带等25000余份,军用品、凶器、枪弹358件。

第65集团军步兵第193师步兵第579团组成搜捕队,第2营营长刘阁云少校担任搜捕队队长,十二次出动擒拿「暴徒」。刘阁云事后获「共和国卫士」荣誉称号。

第26集团军步兵第138师步兵第412团于1989年6月5日组成防暴突击队,由第2营第5连连长袁华荣上尉担任队长,袁宝华在传达团指挥官的指示精神时说:「同志们,上级赋予我连担任团的防暴突击队,配合永外派出所开展抓暴徒、端黑窝的斗争。这是团党委对我连的高度信任。同志们,平息首都反革命暴乱虽然取得了初步胜利,但是,一小撮暴徒贼心不死,我们要发扬不怕疲劳,连续作战的精神,斩草除根,坚决把他们消灭乾净,为保卫共和国再立新功!」全连官兵听说要抓暴徒,群情激昂,人人摩拳擦掌,决心大干一场。在以后的10多天,袁宝华带领20名防暴队员,夜行昼宿,配合永外派出所抓获暴徒82名。[3]

第54集团军步兵第127师步兵第380团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结束后,奉命进驻天坛公园部署,配合公安部门广泛开展「抓暴徒、端黑窝」行动,狠狠打击隐蔽起来的「暴徒」和「反动组织成员」,彻底平息反革命暴乱。

从上述资料可见,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结束以后,解放军戒严部队分头进驻北京市各地,名义上是配合北京市公安部门工作,实际上是监督北京市公安部门,主导抓捕「暴徒」、「动乱分子」和「非法组织成员」的工作。

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结束以后展开的大搜捕行动,有大批的民众被捕,由于解放军戒严部队官兵主导抓捕工作,滥捕、毒打事件层出不穷,由解放军戒严部队移交给公安部门处理的被捕者,许多人伤痕纍纍,有的伤势很重。这种情况,连北京市公安部门都看不下去了,向上级反映情况,甚至表示,情况如果没有改善,不再接收解放军戒严部队移交的被捕者。

中共当局在六四血腥镇压事件后曾设立检举电话、信箱,鼓励人们检举「暴徒」、「动乱分子」和「非法组织成员」,许多不满血腥镇压行动的北京民众,藉机将支持血腥镇压行动的人作为「暴徒」、「动乱分子」予以检举。这些人一落入不分青红皂白的解放军戒严部队官兵手中,照例先遭受一顿毒打,等到有机会张口分辨,早已是伤痕纍纍。

[1]参见尹进题为《六四凡人小事——记山西八九民运小人物》的文章,刊载于美国网路中文杂誌《华夏文摘》文库。

[2]参见《「虎师」重返京华路——记荣立集体二等功的某师》,刊载于《共和国卫士——首都戒严部队英雄模範事迹彙编》一书。

[3]参见《子夜雄歌——记获「共和国卫士」荣誉称号的某部连长袁宝华》一文,刊载于《共和国卫士——首都戒严部队英雄模範事迹彙编》一书。

(摘自吴仁华着《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》,2009年)

相关推荐

申博太阳城_娱乐平台注册送白菜|今日生活网站|本地生活资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盈利彩官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ku真人app下载